顶点艺术网首页·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·繁体中文
注册 | 登录

艺术与饭碗的问题

  • 2009-03-10 21:58:09
  • 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
  • 网友评论(0)

导读:非物质文化遗产,今天在普通人们的心中,是以一种审美的面目出现的,所谓“艺术”是也;然而,对于身处其间的非遗传人来说,这些艺术更多地却是饭碗问题。从饭碗到艺术,从艺术到饭碗,这是许多身负绝艺的“传人”们命运中纠缠不清的两条主线。

艺术和饭碗,好像是没啥关系的两个东西,非要扯上关系,似乎也只能是对比与反差。总的来说,艺术很阳春白雪,很形而上,而饭碗问题则相当下里巴人,相当形而下。这两者之间,难道还有什么剪不断、理还乱的其它关系吗?

答案当然不会那么简单。做了两年《文化遗产》版的编辑,采访过不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人,编辑了不少记者们发来的稿件,尤其深刻地体会到了个中的复杂情味。非物质文化遗产,今天在普通人们的心中,是以一种审美的面目出现的,所谓“艺术”是也;然而,对于身处其间的非遗传人来说,这些艺术更多地却是饭碗问题。从饭碗到艺术,从艺术到饭碗,这是许多身负绝艺的“传人”们命运中纠缠不清的两条主线。

京剧美不美?美。《霸王别姬》这部电影是讲京剧故事的,张国荣演的那个角色程蝶衣,怎么进入梨园行的?被他妈送进去的,要知道这可不是为了演绎京剧之美而献身艺术,而是迫于生计、不得不为之。当然,这一“逼”,也逼出了艺术的鲜花,此后程蝶衣唱出了名堂,成了一代名伶,一不小心真的代表了京剧艺术的精美绝伦,那是后话。这大概算是典型的“从饭碗到艺术”。

豫剧美不美?美。《鸡犬不宁》这部电影是讲豫剧故事的,几位主人公不幸在一个小县城的豫剧团工作,又适逢许多传统剧种在当代中国的式微,于是“迫于生计 ”,只好纷纷转型,比如端起唱豫剧的嗓子跑到音乐茶座里去唱流行歌、骑着自行车倒卖小猫小狗之类,五花八门,不一而足。都是“迫于生计”,结果不一样,路子也不一样,这大概算是比较典型的“从艺术到饭碗”。

历史闪回,我们来到唐代。玄宗时期的著名“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”、七弦琴大师董庭兰由于七弦琴这手绝活儿懂的人太少了,没什么人赏识,工作不太好找。好朋友高适就送他几首诗,里面有千古流传的名句——

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

其实高适这个话,基本上是给董大壮胆打气用的。《别董大》第二首中还有一句:“丈夫贫贱应未足,今日相逢无酒钱”。高适当时估计也不太得志,连顿饭钱都很头大,恐怕心里想的是董大的前程路上,除了知己,最好还要有饭碗才好。不过,董大知名度高,即使了解七弦琴的人不多,只要还有附庸风雅的达官贵人青睐,谋个职业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非物质文化遗产“传人”们的就业真正成了一个问题,还是在现代文明到来之后。老舍先生有篇很短的小说《断魂枪》,说到了这个事情。“五虎断魂枪”的传人沙子龙,是靠走镖讨生活的人,他的绝活儿和饭碗本来是一回事儿,没有神枪绝艺,他的走镖生涯就不会取得巨大成功;没有走镖生计,他的神枪绝艺也就没有发扬光大的必要(至少在他自己看来是如此)。但是,他生不逢时,走镖护院的都用上了快慢机,“五虎断魂枪”遭遇了“火枪”的时代,毫无用武之地。面对这种巨大的无奈,他只能“用手指慢慢摸着冰凉的枪身”,“微笑里甩出斩钉截铁的四个字‘不传不传’”。

不传不传。这是个象征。中国有很多绝活儿的失传,其实是主动地不传。为什么不传?道理不太一样。早前是因为要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,目的是保护自己的“知识产权”,核心内容还是怕人家把功夫学了去之后和自己抢生意,这也导致了很多传统绝活儿命悬一线,全靠那少数几个传人的运气和悟性,一茬不如一茬的情况很多;后来这个问题渐渐没有了,因为大家遭遇了沙子龙的困境,手里的功夫传下去没用,所以“不传不传”了,对应的却也是人们的“不学不学”——既然这功夫、这艺术、这绝活儿和饭碗没啥关系,学来又有何用呢?他们在心里说。

因此,我们还是回到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保护的问题上来,最近学界提出一个很好的命题是所谓“生产性方式的保护”,在我看来,通俗的说法应该是,欲保护非遗的艺术,先尊重非遗的饭碗。如何保护,且慢评说,至少,让人们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,从艺术扩大到了“饭碗”,扩大到了社会生活和生产的实践领域,这就是一次思想解放的升华。(作者:杨凯)

(责任编辑:Arthur)

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,点击查看。】